歡迎訪問酒泉廉政網!
酒泉廉政網_中共酒泉市紀委|酒泉市監察局

碧玉妝成一樹高

來源: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 2017年03月27日  閱:  字體:

  我國最早的詩歌總集《詩經》雲:“昔我往矣,楊柳依依。”看似簡短,卻于言簡意赅中将古人的友愛交往躍然紙上。古人有以“柳”為姓氏或名号的,春秋時有柳下惠,這個“柳下”氏後世又衍化為柳姓。晉代陶淵明在宅邊種了五棵柳樹,曾自号“五柳先生”。

碧玉妝成一樹高

  柳樹是優良的綠化樹種,古人常用以點綴風景,美化環境,而且經常入詩。如“春江一曲柳千條”,“長堤曲沼萬垂絲”就是專詠水邊之柳的。公元605年,隋朝下令開通濟渠,虞世基建議堤的兩岸栽種垂柳,皇帝還禦筆書賜垂柳姓楊,诏民間每種活柳樹一棵,賞細絹一匹,百姓競植之。白居易有“隋堤柳”的詩歌:“西自黃河東接淮,綠影一千五百裡……”就是詠的這件事。

  古代軍營裡也廣植柳樹。《戰國策》記載,楚國射手養由基刻苦練習,能“去柳葉百步而射之,百發而百中。”這就是後來稱為“百步穿楊”的故事。漢文帝時,太尉周亞夫駐軍細柳(今陝西鹹陽西南),軍營裡栽有很多柳樹,以至後世對軍營也泛稱“柳營”。晉代陶侃鎮守武昌時,諸營也遍栽柳樹,某都尉盜取柳樹私植在自己庭園裡。一次陶侃經過,就責問道:“這是武昌西門柳,何因來此?”都尉惶怖謝罪。以後,柳樹又有了“官柳”的别名。唐代文成公主嫁到西藏後,曾親手在拉薩大昭寺前栽了一顆長安帶去的柳樹。

  初春常見的樹木中,要數柳樹抽青最早。杜甫有詩雲:“漏洩春光有柳條”。而柳色青青也确是春色的典型。唐代詩人王之渙出關見不到柳樹,隻不過從笛聲中聽到“折楊柳”的曲子,就寫出“羌笛何須怨楊柳,春風不度玉門關”的詩句。李益随軍到荒涼的戈壁,但在滹沱河邊看到碧柳青青,就能聯想起春天已經到來,而有“漠南春色到滹沱,碧柳青青塞馬多”的佳句。毛澤東的“春風楊柳萬千條”則不僅描寫了春天的自然景色,而且生動地表現了人民生活中的春天。

  正因為春天總和柳樹聯系在一起,所以古代很多春日的節令,都用柳枝來作點綴。古代立春後有寒食節,家家戶戶都有插柳的風俗。宋代清明節,城裡的人都要到郊外踏青,轎子就用柳枝雜花裝飾,這一天不論男女,頭上也都要戴柳,說是“清明不戴柳,紅顔成皓首”。人們釆集和佩戴青蔥的柳枝,就像沾有了一分春色。

  古時送客還有折柳枝以為贈别的習俗,這在古詩文中常見。所謂“長安陌上無窮樹,唯有垂楊管别離”即是。記述漢代文物的著作《三輔黃圖》上說:“霸橋在長安東,跨水作橋,漢人送客至此橋折柳贈别。”這是關于折柳贈别的最早記載。這種習俗大概是起源于《詩經》裡“昔我住矣,楊柳依依;今我來思,雨雪霏霏”的詩句。“依依”本是柔弱的樣子,後來也作“戀戀不舍”解釋。因之,離别時贈以楊柳就是表示不忍相别的意思了。

  唐代文學家柳宗元,更是對柳倍加珍愛。他為官柳州刺史時,曾大力提倡百姓植柳。數年後,全城綠柳成蔭,蔚為壯觀。他曾在《種柳戲題》一文中寫道:“柳州柳刺史,種柳柳江邊。”

  北宋文史家歐陽修也偏愛于柳,他任揚州太守時曾挖坑種柳,并在其《送劉原甫出守維揚》一詞中寫道:“手栽堂前垂柳,别來幾度春風。”與他同朝的名臣蘇東坡更是愛柳如子,他走到哪裡就将柳樹種到哪裡。他任杭州太守時,曾因其在西湖中築堤栽柳,而為後代留下了“蘇堤春曉”的佳景。

  清代文學家蒲松齡,也在其故居臨泉栽柳成蔭,并自号“柳泉居士”,終日在柳蔭下與行人、鄉親聊天,終于聊出了《聊齋志異》。(李丹)

 

作者:佚名 責任編輯:廉政酒泉

  • 手機掃碼訪問酒泉廉政網手機版

  • 手機掃碼關注廉政酒泉官方微信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