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酒泉廉政網!
酒泉廉政網_中共酒泉市紀委|酒泉市監察局

廉吏姜濤 社稷之臣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 2017年02月15日  閱:  字體:

姜濤,明代山西忻州廉吏,曆任浙江嘉興同知、北京直隸河間府同知、知府、北京順天府尹、正議大夫、戶部侍郎。百姓奉其為“明鏡青天”,曾送萬民書請求宣德皇帝批準他任河間知府。

立志報國

傳說上古時期的炎帝就是姜姓部落的首領,是姜家一世。曆史上姜姓家族龐大,名人輩出、有姜伯夷、姜子牙、姜維等。北宋年間,大将姜蓦來忻州鎮守雁門關,忻州姜氏家族始遷至忻州解村居住,直至如今,大約有1000年左右的曆史,現在解村有1000餘口人,3000餘畝耕地,全村人大都是姜姓,據傳說都是姜濤的後代。在姜濤墓園的南面,曾有朝廷為姜蓦賜封的占地40畝的墓園。姜濤墓園屬于明代墓葬,南北長160米,東西寬30米,墓園内有石刻配置的墳地,有宣德皇帝禦賜龍碑。墓冢封土,高約3米,周長30米。高高的墓冢掩埋着一位清白而偉大的靈魂,巍然屹立的石碑雖經600餘年的風雨滄桑,依然傲然直挺,碑上龍頭花紋、碑文文字基本清晰,好像在向悠悠天地、向芸芸衆生訴說着一代廉吏流傳千古的感人故事。

姜濤,出生于明代洪武二十五年即公元1392年,祖上經商,家境較為寬裕,但到他時,家庭已變得比較貧困——但這并不妨礙他從小就有刻苦讀書、清貧勵志、為國濟民的宏偉志願。村裡直至現在也還流傳着他在小時候借着月光讀書的感人故事。公元1406年即明永樂四年,山西兵部給事中(後升任兵部尚書、封靖遠伯)王骥來忻州選拔民間秀士,打聽到年僅15歲的姜濤勤奮好學、名播忻州的情況後,立即召見,并對姜濤的才幹當場進行了考核,十分中意,視為得意門生,遂選派他到省城太原讀書深造,以便參加科舉考試,赢得功名,報效國家。

王骥是河北束鹿縣呂村人,少時家貧,憑借“衣不解帶”的讀書精神,于永樂四年考中進士,并授官山西。因此他對與他出身相同又勤奮好學的姜濤充滿同情,從姜濤身上看到年少時的自己,盡管他年長姜濤15歲,但對姜濤确有惺惺相惜的感覺,當即相中姜濤,培養姜濤,為國家培育人才。

勤奮的姜濤并沒有讓王骥失望,永樂十二年(1414年)秋天,在山西舉辦的秋闱考試中,23歲的姜濤考中舉人。之後仍在太原學習深造。永樂十七年(1419年),在時任山西按察司副使王骥的保舉下,姜濤到浙江嘉興縣任同知,開始了他27年輝煌又清貧的政界生涯。

勤政為民

姜濤踏入政界後,主要在浙江嘉興、直隸河間府、順天府及戶部工作。在嘉興期間,政務繁雜,他協助知府,評斷獄案,佐證有力,興修水利,民安樂之。在河間期間,工作艱難,針對武臣豪右,侵奪陂池,百姓難以捕魚、采蓮,不能為生的狀況,他打擊豪右,保證民生,下令:“凡池湖漁魚段,任民采取,有占據者就報以來。”由是“貧民得遂其生。”在順天府期間,針對京師祭祀費用由民而出,官吏從中牟利,民被其毒的情況,他上書朝廷,請出“天财庫錢,以供其費”,百姓遂得安甯。在戶部期間,他督辦江淮漕運,為民弭除水患。

姜濤一生勤政為民,一心為公。在河間任職期間,他打擊豪右侵占池湖,卻遭到一位王姓同知及豪右們的竭力反對,對他讒毀百端;在順天府期間,他上書朝廷免除百姓祭祀出資,也同樣遭到部分官吏反對。正因如此,百姓才扶老攜幼上萬言書,請求他在河間府留任知府,并送其“明鏡青天”的稱号,以表達對他的愛戴;也正因為如此,明禮部尚書兼武英殿大學士楊溥在為姜濤寫的碑文中,稱贊其“焦心老思而為下為民籲斯,所以為邦家之基,社稷之臣也”。

扶危濟貧

作為一名朝廷倚重的能臣,怎麼會一貧如洗,清貧如斯,過世後連一具棺木也買不起,安葬費用還用朝廷出呢?

應該看到,姜濤步入政界後,官銜是逐步上升的,所居官位也基本是要職,俸祿也是逐步增加的。他最高官銜是正二品,他在正三品和正四品任上較長。我們現在姑且以他正三品官的俸祿而論:明代正三品官的俸祿是年薪210兩紋銀,按照當時1兩紋銀兌換2石大米(1石大米合現在94.4公斤,我們姑且以94公斤計算。現在大米價格是每公斤5.4元)計算,明代的1兩紋銀約相當于現在的1015元,也就是說姜濤的年薪應相當于我們現在的213150元。按說姜濤本人及家庭的生活應該是比較寬裕的,斷不至于死去後連棺木都無錢購置。

姜濤如此清貧的原因,主要有二:一是姜濤沒有額外收入。姜濤墓園的碑文記載,說他“凡三知貢舉,一處以請托不行”,也就是說他三次做主管貢舉的工作,一次也沒有請托走後門為人辦事,不會用手中的權力撈取經濟利益,也就是說他盡管官做得很大,但經濟收入不會多。另外更重要的一點是他用所賺俸祿,周濟了窮苦百姓,包括窮苦學生。碑文記載,姜濤先世是忻州富家,但常教諸子曰:“若屬籍世,澤衣食豐足,所貴能赒恤,以廣世澤,凡遇儉歲,及鄉裡貧乏,必赈貸之,或不能償還,則焚其劵。”碑文還說姜濤先世“以是德之,此其善之,積于鄉黨也”。

先輩周濟本地村人的善舉及教導姜濤銘記于心。他秉承先賢,進入官場後,經常微服私訪,了解百姓疾苦,拿出自己的俸祿,濟貧恤孤,捐助社會公益事業。民間傳言,姜濤生活極其艱苦,與民間百姓相類。他的俸祿,基本都捐獻了社會和百姓,以緻如碑文所說:“沒之日,家無餘錢,幾不能具棺殓。”

姜濤清貧,原來如此!

以德報怨

姜濤去世後,引起朝野極大的反響,明皇帝朱祁鎮聞知,當即落淚,親賜棺木及安葬費用,同時遣禮部主事林壁代其為他緻祭,稱:“遂聞長逝,良用悼惜,故茲遣祭,仍命有司瑩葬卿靈,不味尚克欽承。”還傳旨令公卿以下百官皆到姜濤靈前拜祭。之後,姜濤長子奉旨扶柩歸鄉,沿途經過大同、代縣等地,地方官員及百姓都紛紛沿路給予祭奠。

姜濤除去自身清廉外,在工作中,對國對民始終懷有一顆愛心。因為忠于政事,曆任明代皇帝朱棣、朱瞻基、朱祁鎮等都将他視為忠臣,給予提拔重用;因為愛民,到任之處,百姓都要對他挽留,稱其“明鏡青天”。不僅如此,他還以大仁大義對待同僚,莫說是志同道合者,就是因政見不同或其他原因形成一時敵對者,他也不計前嫌,給予關愛。在順天府當府尹時,有一個王姓同僚對他甚是不尊,多方阻撓他開展工作,可以說是姜濤的“政敵”。誰料這位同僚死後,他的家屬因為犯法被押解京師,姜濤得知,給錢為他們提供宿食,其子感激地說:“公可謂以德報怨者也。”在姜濤督工江淮時,有一位按察官員也在工地上負責,因為以前和姜濤在政見上有矛盾,害怕姜濤不能容納自己,形成宿憾,在工作上盡量回避。姜濤得知後,告訴他不要顧慮以前的事情,現在好好工作,最後雙方竟成為好友。(張斯直)


作者:佚名 責任編輯:廉政酒泉

  • 手機掃碼訪問酒泉廉政網手機版

  • 手機掃碼關注廉政酒泉官方微信平台